书架
行不得也哥哥
首页

1、羞颜未尝开(一) (1/5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pxycn.com 顶点龙腾免费追书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元翼和檀道一弯腰钻出王帐。

   元翼长长出口气,说:“真臭啊。”

   檀道一说:“臭你也得娶她啊。”

   元翼没精打采地环顾漠北风光,上半边天橙红透明,下半边天乌黑发沉,草连远山,鹰击长空,他逸兴遄飞,大声说:“大丈夫只患功名不立,何患无妻?我真是庸人自扰!”

   “是呀。”檀道一懒洋洋地说。

   “嘚儿嘚儿”的马蹄声从身后靠近。若非檀道一躲得快,那道细细的鞭子就抽到自己身上了。他皱眉一看,是个穿着羊皮袄的少年逆光而来。牵着马擦肩而过时,他歪着脑袋乜着元翼二人,一缕乌发在手指尖绕来绕去。

   柔然人生得粗豪,他却是一张雪白小脸,柔波似的眼睛,红唇似笑非笑地翘着。

   元翼打量他时,他的眸光也在元翼身上荡,一直走出老远,他才调转脑袋,松开马缰,进王帐去了。

   王帐里,可汗正在和公主赤弟连说话。

   赤弟连问:“元翼是南齐皇帝的儿子吗?他又不认识我,为什么要娶我呢?”

   可汗说:“他不需要认识你呀。上个月北齐皇帝约我一道出兵讨伐南齐,所以南齐就来求婚了。你只说你想不想嫁给他吧。”

   赤弟连是个十五岁的少女,她扭捏地说:“让我再想一想吧。”

   少年阿那瑰装作倒奶茶,贪婪的目光在元翼带来的礼物上流连不去。波光粼粼的绸缎,殷红如血的玛瑙,玉玩巧夺天工,还有一尊半人高的赤金四面佛像。

   “你快些想吧,我明天就得答复他了。”可汗说,出帐去了。

   阿那瑰凑到赤弟连耳边,说:“公主,南齐王子在外面用汉话骂你呢。”

   赤弟连不懂汉话,她眉毛立起来,“他骂我什么?”

   “他骂你臭,说你身上有羊膻味,熏得他想吐。”

   赤弟连火冒三丈,但她不能去南齐皇子身上撒气,只好抽了一顿多嘴的阿那瑰。因为阿那瑰也是汉人,他不但是汉人,还是个野种。当年他娘流落漠北,大着肚子就和可汗鬼混到了一起,那个女人临死前,可汗答应了要把阿那瑰当成自己的儿子,可赤弟连不允许。


1、羞颜未尝开(一) (1/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