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戏精教主今天掉马了吗
首页

7、第七章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pxycn.com 顶点龙腾免费追书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得知表弟陶孟将至的这一日,谢琛将镇魇司案头堆积的事务交接处理了一番便出了门,自午后便已带人等在渡口。

   对于舅舅的这一安排,他略感不自在。他与那位表弟连正式的见面都不曾有过。若只是陌生倒也罢了,偏偏,对方是个不折不扣的断袖,听说近来出落得气质越发阴柔。以至于,人还未见,谢琛已在脑海中自行脑补了一个瘦弱男子翘着兰花指、说话轻声细气的模样来了。

   这印象来自于镇魇司处理过的一桩案子,涉案人是个侯府公子,偏好南风,谢琛审问时,一连几个时辰面对着那招供都要细着嗓子的侯府公子,几欲作呕。

   他早有耳闻,他这位表弟陶孟,平日里连女装都穿得,怕是比那位侯府公子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 谢琛等了许久,直到傍晚,才瞧见江面上远远地有只乌篷船摇摇晃晃靠岸而来,谢琛耐着性子迎上前。

   他看到有人自低矮狭小的船篷内缓步走出,那人少年模样,极清瘦,着一身月白的衫子,襟口处绣了青竹,如墨青丝被一支玉簪松松绾起。

   江面上晚霞的瑟瑟余晖铺陈水中,上有天光云影,下有波光潋滟,两相映衬,点染着那人风姿,似是要一笔绘尽江山春色。

   那人在谢琛凝视中抬头,容颜倒映谢琛眼中,那一个抬眸间,谢琛只觉得,这清江流波上竟似回了春。

   伪装成陶孟的晏西泠刻意走得很慢。

   陶孟性子沉稳,且身体虚弱,鲜少出门,在家时走路皆是缓步徐行,他此时自然也要放慢速度。只是可怜自己这一身轻功,怕是用不上了。

   谢琛倒是不曾想到,陶孟比他预料中顺眼许多,甚至万分惊艳。他上前轻咳一声,伸手去扶,正待开口问候,对方却先开了口,神情似是略带腼腆,唤了声:

   “琛哥哥。”

   这一声,音调婉转,唇齿风流,透出一丝媚气来,却使得谢琛伸到一半的手在原地僵了僵,神色在瞬间变得十足精彩。

   身后跟来的管家则是脚下一个趔趄。

   就连晏西泠自己,都感到衣袖里的手臂上都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。

   诚然这称呼绝非晏西泠自己想出来的。他心中早已天人交战,只恨不能□□出另一个自己来演完这段戏。无奈那陶孟偷偷写给谢琛的信中,一律称谢琛为“琛哥哥”。晏西泠从第一封读到最后一封,写信的陶孟竟从未依礼称谢琛“表兄”或是“兄长”。

   读信过程中,晏西泠深感陶孟肉麻之功力在这一过程中呈突飞猛进之势,这一声“琛哥哥”,不过是个开始而已。

   对此,作为一个如假包换的断袖,晏西泠竟感到一丝丝自愧不如。

   不过当他看

7、第七章 (1/4)